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其工艺复杂而且繁琐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1-13    浏览:
 

  在广东省汕头市的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花丝学徒在对《花丝宝石如意》做最后的检查(2月26日摄)。花丝镶嵌制作技艺又称“细金工艺”,是中国传统的宫廷艺术,是“燕京八绝”之一,其工艺复杂而且繁琐,大的工艺就分掐、填、攒、焊、堆、垒、织、编8种技艺。2008年,花丝镶嵌制作技艺被正式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说到花丝,不得不提花丝工艺国家级传承人姚迎春,他曾是北京花丝镶嵌厂的工艺师,17岁便开始从事花丝工艺镶嵌,目前已经72岁的他仍在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收徒授课,为花丝工艺的培养传承人。花丝镶嵌工艺对手工技巧和经验的要求极高,培养一名熟练师傅的时间短则十几年长则数十年,因此,许多年轻学徒望而却步,技艺传承面临严峻考验。目前姚迎春手下的学徒共有30余人。 “90后”学徒吕振伟已经在花丝镶嵌工作室内学习近5年的时间,“现在很少年轻人能够静下心来做花丝这种精细活”,吕振伟说,“我一接触花丝就被它的美所震撼,一看就非常喜欢”。目前吕振伟已经能独立完成比较小件的配件,多数时间还在跟老师傅学手艺,“估计还要5年的时间才能单独完成一个成品,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跟姚迎春大师学习”。为了让花丝镶嵌这一古老的传统手艺能融入现今时尚潮流,潮宏基花丝博物馆通过汇聚企业投入、学术研究、媒体宣传、艺术设计等社会各界,共同为中国民族珠宝镶嵌技艺的传承贡献力量,希望沉寂沧桑已久的花丝工艺穿越文化与历史,结合现代审美与艺术的新鲜血液,让这门传统手艺拥有“现代表达”。 3月5日,《心手相传——中国传统文化巴黎艺术展》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花丝保护项目”板块特别展出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馆藏精品仿故宫嵌宝蝴蝶簪、仿故宫累丝喜蝠嵌宝华胜和花丝宝石如意等花丝精品。其中,花丝宝石如意以累丝编织而成,如意头呈云纹,嵌有宝石,长柄采用点珠形式细细连接,几名花丝大师花了将近3个月时间才完成。新华社记者 吴鲁 摄

  在广东省汕头市的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花丝工艺的学徒们在制作花丝摆件(2月26日摄)。花丝镶嵌制作技艺又称“细金工艺”,是中国传统的宫廷艺术,是“燕京八绝”之一,其工艺复杂而且繁琐,大的工艺就分掐、填、攒、焊、堆、垒、织、编8种技艺。2008年,花丝镶嵌制作技艺被正式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说到花丝,不得不提花丝工艺国家级传承人姚迎春,他曾是北京花丝镶嵌厂的工艺师,17岁便开始从事花丝工艺镶嵌,目前已经72岁的他仍在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收徒授课,为花丝工艺的培养传承人。花丝镶嵌工艺对手工技巧和经验的要求极高,培养一名熟练师傅的时间短则十几年长则数十年,因此,许多年轻学徒望而却步,技艺传承面临严峻考验。目前姚迎春手下的学徒共有30余人。 “90后”学徒吕振伟已经在花丝镶嵌工作室内学习近5年的时间,“现在很少年轻人能够静下心来做花丝这种精细活”,吕振伟说,“我一接触花丝就被它的美所震撼,一看就非常喜欢”。目前吕振伟已经能独立完成比较小件的配件,多数时间还在跟老师傅学手艺,“估计还要5年的时间才能单独完成一个成品,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跟姚迎春大师学习”。为了让花丝镶嵌这一古老的传统手艺能融入现今时尚潮流,潮宏基花丝博物馆通过汇聚企业投入、学术研究、媒体宣传、艺术设计等社会各界,共同为中国民族珠宝镶嵌技艺的传承贡献力量,希望沉寂沧桑已久的花丝工艺穿越文化与历史,结合现代审美与艺术的新鲜血液,让这门传统手艺拥有“现代表达”。 3月5日,《心手相传——中国传统文化巴黎艺术展》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花丝保护项目”板块特别展出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馆藏精品仿故宫嵌宝蝴蝶簪、仿故宫累丝喜蝠嵌宝华胜和花丝宝石如意等花丝精品。其中,花丝宝石如意以累丝编织而成,如意头呈云纹,嵌有宝石,长柄采用点珠形式细细连接,几名花丝大师花了将近3个月时间才完成。新华社记者 吴鲁 摄

  在广东省汕头市的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花丝工艺的学徒们在学习手艺(2月26日摄)。花丝镶嵌制作技艺又称“细金工艺”,是中国传统的宫廷艺术,是“燕京八绝”之一,其工艺复杂而且繁琐,大的工艺就分掐、填、攒、焊、堆、垒、织、编8种技艺。2008年,花丝镶嵌制作技艺被正式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说到花丝,不得不提花丝工艺国家级传承人姚迎春,他曾是北京花丝镶嵌厂的工艺师,17岁便开始从事花丝工艺镶嵌,目前已经72岁的他仍在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收徒授课,为花丝工艺的培养传承人。花丝镶嵌工艺对手工技巧和经验的要求极高,培养一名熟练师傅的时间短则十几年长则数十年,因此,许多年轻学徒望而却步,技艺传承面临严峻考验。目前姚迎春手下的学徒共有30余人。 “90后”学徒吕振伟已经在花丝镶嵌工作室内学习近5年的时间,“现在很少年轻人能够静下心来做花丝这种精细活”,吕振伟说,“我一接触花丝就被它的美所震撼,一看就非常喜欢”。目前吕振伟已经能独立完成比较小件的配件,多数时间还在跟老师傅学手艺,“估计还要5年的时间才能单独完成一个成品,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跟姚迎春大师学习”。为了让花丝镶嵌这一古老的传统手艺能融入现今时尚潮流,潮宏基花丝博物馆通过汇聚企业投入、学术研究、媒体宣传、艺术设计等社会各界,共同为中国民族珠宝镶嵌技艺的传承贡献力量,希望沉寂沧桑已久的花丝工艺穿越文化与历史,结合现代审美与艺术的新鲜血液,让这门传统手艺拥有“现代表达”。 3月5日,《心手相传——中国传统文化巴黎艺术展》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花丝保护项目”板块特别展出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馆藏精品仿故宫嵌宝蝴蝶簪、仿故宫累丝喜蝠嵌宝华胜和花丝宝石如意等花丝精品。其中,花丝宝石如意以累丝编织而成,如意头呈云纹,嵌有宝石,长柄采用点珠形式细细连接,几名花丝大师花了将近3个月时间才完成。新华社记者 吴鲁 摄

  在广东省汕头市的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花丝工艺的学徒在灯光下展示花丝作品的细节(2月26日摄)。花丝镶嵌制作技艺又称“细金工艺”,是中国传统的宫廷艺术,是“燕京八绝”之一,其工艺复杂而且繁琐,大的工艺就分掐、填、攒、焊、堆、垒、织、编8种技艺。2008年,花丝镶嵌制作技艺被正式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说到花丝,不得不提花丝工艺国家级传承人姚迎春,他曾是北京花丝镶嵌厂的工艺师,17岁便开始从事花丝工艺镶嵌,目前已经72岁的他仍在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收徒授课,为花丝工艺的培养传承人。花丝镶嵌工艺对手工技巧和经验的要求极高,培养一名熟练师傅的时间短则十几年长则数十年,因此,许多年轻学徒望而却步,技艺传承面临严峻考验。目前姚迎春手下的学徒共有30余人。 “90后”学徒吕振伟已经在花丝镶嵌工作室内学习近5年的时间,“现在很少年轻人能够静下心来做花丝这种精细活”,吕振伟说,“我一接触花丝就被它的美所震撼,一看就非常喜欢”。目前吕振伟已经能独立完成比较小件的配件,多数时间还在跟老师傅学手艺,“估计还要5年的时间才能单独完成一个成品,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跟姚迎春大师学习”。为了让花丝镶嵌这一古老的传统手艺能融入现今时尚潮流,潮宏基花丝博物馆通过汇聚企业投入、学术研究、媒体宣传、艺术设计等社会各界,共同为中国民族珠宝镶嵌技艺的传承贡献力量,希望沉寂沧桑已久的花丝工艺穿越文化与历史,结合现代审美与艺术的新鲜血液,让这门传统手艺拥有“现代表达”。 3月5日,《心手相传——中国传统文化巴黎艺术展》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花丝保护项目”板块特别展出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馆藏精品仿故宫嵌宝蝴蝶簪、仿故宫累丝喜蝠嵌宝华胜和花丝宝石如意等花丝精品。其中,花丝宝石如意以累丝编织而成,如意头呈云纹,嵌有宝石,长柄采用点珠形式细细连接,几名花丝大师花了将近3个月时间才完成。新华社记者 吴鲁 摄

  花丝工艺国家级传承人姚迎春在广东汕头潮宏基首饰博物馆查看花丝工艺品《花丝风雨桥》,这是目前存世体量最大、工艺最全的花丝工艺珍宝。《花丝风雨桥》成品长达5.2米,高2米,采用350公斤白银和4公斤重的黄金做主料,辅以玉石,翡翠、玛瑙等珍贵宝石共计3万多颗,集7种花丝工艺技法于一身(2014年3月22日摄)。花丝镶嵌制作技艺又称“细金工艺”,是中国传统的宫廷艺术,是“燕京八绝”之一,其工艺复杂而且繁琐,大的工艺就分掐、填、攒、焊、堆、垒、织、编8种技艺。2008年,花丝镶嵌制作技艺被正式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说到花丝,不得不提花丝工艺国家级传承人姚迎春,他曾是北京花丝镶嵌厂的工艺师,17岁便开始从事花丝工艺镶嵌,目前已经72岁的他仍在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收徒授课,为花丝工艺的培养传承人。花丝镶嵌工艺对手工技巧和经验的要求极高,培养一名熟练师傅的时间短则十几年长则数十年,因此,许多年轻学徒望而却步,技艺传承面临严峻考验。目前姚迎春手下的学徒共有30余人。 “90后”学徒吕振伟已经在花丝镶嵌工作室内学习近5年的时间,“现在很少年轻人能够静下心来做花丝这种精细活”,吕振伟说,“我一接触花丝就被它的美所震撼,一看就非常喜欢”。目前吕振伟已经能独立完成比较小件的配件,多数时间还在跟老师傅学手艺,“估计还要5年的时间才能单独完成一个成品,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跟姚迎春大师学习”。为了让花丝镶嵌这一古老的传统手艺能融入现今时尚潮流,潮宏基花丝博物馆通过汇聚企业投入、学术研究、媒体宣传、艺术设计等社会各界,共同为中国民族珠宝镶嵌技艺的传承贡献力量,希望沉寂沧桑已久的花丝工艺穿越文化与历史,结合现代审美与艺术的新鲜血液,让这门传统手艺拥有“现代表达”。 3月5日,《心手相传——中国传统文化巴黎艺术展》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花丝保护项目”板块特别展出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馆藏精品仿故宫嵌宝蝴蝶簪、仿故宫累丝喜蝠嵌宝华胜和花丝宝石如意等花丝精品。其中,花丝宝石如意以累丝编织而成,如意头呈云纹,嵌有宝石,长柄采用点珠形式细细连接,几名花丝大师花了将近3个月时间才完成。新华社记者 吴鲁 摄

  在广东省汕头市的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学徒吕振伟(右)对花丝作品《岳阳楼》的走廊、地砖、门窗等装饰细节进行完善(2月26日摄)。花丝镶嵌制作技艺又称“细金工艺”,是中国传统的宫廷艺术,是“燕京八绝”之一,其工艺复杂而且繁琐,大的工艺就分掐、填、攒、焊、堆、垒、织、编8种技艺。2008年,花丝镶嵌制作技艺被正式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说到花丝,不得不提花丝工艺国家级传承人姚迎春,他曾是北京花丝镶嵌厂的工艺师,17岁便开始从事花丝工艺镶嵌,目前已经72岁的他仍在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花丝镶嵌工作室”内收徒授课,为花丝工艺的培养传承人。花丝镶嵌工艺对手工技巧和经验的要求极高,培养一名熟练师傅的时间短则十几年长则数十年,因此,许多年轻学徒望而却步,技艺传承面临严峻考验。目前姚迎春手下的学徒共有30余人。 “90后”学徒吕振伟已经在花丝镶嵌工作室内学习近5年的时间,“现在很少年轻人能够静下心来做花丝这种精细活”,吕振伟说,“我一接触花丝就被它的美所震撼,一看就非常喜欢”。目前吕振伟已经能独立完成比较小件的配件,多数时间还在跟老师傅学手艺,“估计还要5年的时间才能单独完成一个成品,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跟姚迎春大师学习”。为了让花丝镶嵌这一古老的传统手艺能融入现今时尚潮流,潮宏基花丝博物馆通过汇聚企业投入、学术研究、媒体宣传、艺术设计等社会各界,共同为中国民族珠宝镶嵌技艺的传承贡献力量,希望沉寂沧桑已久的花丝工艺穿越文化与历史,结合现代审美与艺术的新鲜血液,让这门传统手艺拥有“现代表达”。 3月5日,《心手相传——中国传统文化巴黎艺术展》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花丝保护项目”板块特别展出潮宏基花丝博物馆的馆藏精品仿故宫嵌宝蝴蝶簪、仿故宫累丝喜蝠嵌宝华胜和花丝宝石如意等花丝精品。其中,花丝宝石如意以累丝编织而成,如意头呈云纹,嵌有宝石,长柄采用点珠形式细细连接,几名花丝大师花了将近3个月时间才完成。新华社记者 吴鲁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