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真皮沙发 >
最新进展:记者从 小区居民处获悉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1-06    浏览:
  

  2015年12月31日,本报A11版刊登了以《买家具没按时送货,俺的定金能退吗?》为题的报道。2015年10月,王先生在位于敦化路的汉易家居看中了一套家具并支付了7000多元定金。王先生与对方约定12月初将家具送达,可到了12月月底王先生还是没有看到家具的影子。

  因对方食言,王先生要求其退还定金,但汉易家居却拒绝了他的要求,这让王先生感到气愤。店方对此的解释是 ,因王先生迟迟不能决定购买哪一款,所以店方无法送货。

  记者介入后,报道见报当天汉易家居就找到了王先生协商退款一事。在提交了相关材料后,12月31日当晚王先生就收到了对方退还的定金。

  2015年12月29日,本报A12版刊登了以《快递送货太慢,耽误卖货谁负责?》为题的报道。12月15日,杨先生通过申通将一批货物发往四川(楼盘)。这些货物原本打算在平安夜和圣诞节两天出售,但申通快递用了10天时间才将货物送达,这使货物的出售受到影响产生了商品积压。杨先生找到申通协商解决问题,却一直未收到对方答复。

  2016年1月5日,记者从杨先生处得知,申通快递已经就事情向他做出了道歉,并支付了一定经济补偿。

  1月4日,本报A16版刊登了以《办宽带买的合约机,咋总出现问题》为题的报道。为了省钱,李先生在一家移动运营商处以购买合约机的形式办了20M 的宽带网。但合约机在后来的使用过程中经常出现问题,李先生据此找到移动运营商要求退手机,却遭到了拒绝。

  移动运营商的工作人员表示,李先生可以对手机进行调换,但按照合同约定,手机是无法退的。

  1月5日,该家移动运营商答复记者,可以退还李先生手机出问题那段时间的套餐费用。李先生对此解决方案表示接受。

  1月7日,本报A11版刊登了以《这是谁安的地锁?》为题的报道。黄先生住在市北区南公司小区,小区北门门口处原本有公共停车位,附近居民可以免费自由停泊车辆,但最近市民私占公共车位的现象越来越严重,甚至有人加装地锁,这引起了很多居民的不满。

  兴隆路街道办城管执法中队工作人员表示,市民反映情况属实,将对私自安装的地锁进行拆除。

  1月7日,记者接到兴隆路城管中队答复,工作人员已经拆除了3个地锁,剩余地锁因有车辆停放未能拆除。工作人员也已通过社区责令安装者限期自行拆除。

  2015年12月30日,本报A14版刊登了以《大树生虫需砍伐,咋还要交押金》为题的报道。于先生是莱西市院上镇史各庄村人,2005年于先生在自己的一块自留地里栽种了300多棵杨树。后来树都长了虫子,于先生准备将树伐掉后卖钱。但于先生称,后来在去镇上林业站办理伐树手续时他得知,每棵树要交30元押金,且再次栽种后必须保证成活率,否则押金不予退还,这让于先生感到很不合理。

  记者曾就此事联系了院上镇林业站,工作人员否认了于先生的说法,说站上没有任何收费项目,可直接办理手续,相关费用为林业局负责收取。

  莱西市林业局表示,伐树不需要交押金 ,所收取的费用为玉林(楼盘)基金。莱西市的收取标准为每立方米木材价格的5%。

  1月7日,记者从于先生处获悉,他已到镇上林业站办理了伐树手续,没有交任何押金。

  2015年12月30日,本报A13版刊登了以《承诺不满意随时可退订金 ,申请退款220多天咋还没退》为题的报道。2015年9月,陈先生和妻子与同事来到高新区中欧国际城小区售楼处看房,面对交一万订金顶三万房款、开盘后可优先选房的诱惑,陈先生和妻子一人交了一万元的订金。开发商承诺如果开盘后挑不中中意的房子,订金随时可退,但真等到陈先生和妻子申请退款时却20多天退不出来。

  1月9日,记者再次联系了当事人陈先生,陈先生告诉记者,对方于1月6日退还了自己两万元的订金。

  1月4日,本报A17版刊登了以《200元水电费押金,啥时能退?》为题的报道。尹女士在延安路155号有一套房子,2014年这套房子被纳入榉林山片区危旧房改造项目工程。2014年12月24日,尹女士上交钥匙的同时交了200元水电费押金,如今房子已经完成验收。当尹女士想要要回200元的水电费押金时却被拆迁办告知要等到一期、二期、三期、四期所有的房子完成拆迁后这笔钱才能退,这让尹女士感觉很不合理。

  最新进展:1月7日,延安路街道办代拆迁办答复,延安路155号的水表未实现一户一表,目前仍有住户没有签订拆迁协议,因此无法断水断电。拆迁办建议尹女士到自来水公司交清水费并开具证明后可办理退费。但尹女士对于拆迁办的答复并不认可。

  2015年12月30日,本报A13版刊登了以《说好延期交房33个月可退房,过了一年还不给退》为题的报道。2013年付先生在胶州市洋河镇河西郭村的福海洋佳园小区买了一套房子,按照购房合同的约定,甲方如果延期交房3个月,则乙方可以要求甲方退还房款,但距离交房日期已经过去了近一年时间,房子非但没有交付 ,付先生的购房款也没能拿回。

  青岛艾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称,之所以还未给付先生退款是因为付先生不配合。

  最新进展:1月4日,记者再次与付先生取得了联系,付先生表示对方一直以相关负责人不在为由推脱。开发商工作人员称会转达付先生的诉求,让工作人员尽快联系付先生解决。

  1月8日,本报A9版刊登了以《交了暖气配套费,啥时供暖?》为题的报道。徐先生家住胶州市寺门首路市中小区。该小区是一个老小区,此前一直未实现集中供暖,后小区有了集中供暖的规划,2015年7月,徐先生交了一万多元的暖气配套费,但眼看着施工已经进行了20多天,小区外也被挖得沟壑纵横,可何时能完工的问题,却没人能准确答复上来。

  负责该小区集中供热的金洲热力公司表示,目前正在进行小区自来水管的调试,预计1月10日左右可以完工。

  最新进展:记者从小区居民处获悉,1月11日或完成小区西小区的试压,但东小区目前还没有准确消息。

  1月6日,本报A14版刊登了以《俺的车能停在这吗?》为题的报道。有网友反映称,劲松三路两侧分别有两条公交专用车道,一条常年被占据用作停车,另一条则出现了公交车和私家车混行的状况。对于这两条车道到底应做何用,网友表示了自己的质疑。

  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停满私家车的车道一侧设有停车标志,但没有画停车线,市民称原先的停车线被渐渐磨掉,后来进行了改线。而另一条车道,记者在现场也确实看到了被涂抹掉的“公交车专用道”。

  记者就此咨询了市交警支队设施处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称实地调查后会给记者答复。